探访意大利克雷莫纳医院重症监护室
来源:探访意大利克雷莫纳医院重症监护室发稿时间:2020-04-03 14:42:46


3月16日,美国政府发布全国指令,建议人们在未来的15天内减少聚会与外出。但纽约街头依然人头攒动,戴口罩的人也不多,即便当日纽约州已有1000多人确诊,超过华盛顿州成为了美国新冠疫情最严重的地区。

纽约州护士协会成员、儿科急诊室护士肖恩·佩蒂(Sean Petty)表示,医疗用品短缺迫使他所在的医院只能给症状严重、有资格接受新冠病毒检查的患者提供口罩。

用于救治重症病人的呼吸机也无法满足需求。纽约曼哈顿一家医院已经开始使用一些呼吸机治疗多名患者。3月2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还指责美国有医院在囤积呼吸机。

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免疫学和传染病系的主任莎拉(Sarah Fortune)在该院举行的电话会议上答澎湃新闻提问时表示,抗击新冠疫情其中一个挑战就是相对较高比例的无症状感染者。据她所知,估计有40%的新冠病毒传播是无症状的。

为此,医护人员和一些民众在社交媒体发布以“#GetMePPE”(让我得到个人防护设备)为标签的话题,呼吁外界防护设备。

德国联邦政府发言人赛贝特3日说,德国总理默克尔当天结束居家隔离并返回总理府工作。赛贝特说,依照德国疾控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的建议,默克尔结束为期两周的隔离,已经返回总理府工作。默克尔将继续使用网络视频连线方式,参加大部分日程安排的会见和会议。

医疗资源短缺,卫生系统压力大

早在2月26日,美国就已经发现了第一例本土社区传播病例。在但在此之后的一个月内,美国民众的防疫观念迟迟没能跟上。

“虽然他已经出现了症状,但是急诊室的人认为他症状不够严重,让他回家去自己疗养,拒绝给他做检测。”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研究生徐晓飞在澎湃新闻撰文写道自己一位疑似感染的美国朋友要求做检测的过程,这位朋友第二天打算发着烧开车回到费城检测,但费城方面却告诉他,他不符合检测标准,“只好在家熬着。”

除了“围堵”失败,美国政府也未能尽早加大检测力度,这一定程度上让公共卫生官员盲目行动。3月28日,美国《纽约时报》一篇名为《错失的一个月:失败的病毒检测如何使美国对新冠肺炎视而不见》的报道指出,由于技术缺陷、监管障碍、官僚主义和领导层事务等多重因素,美国早期未能对疑似病例进行大规模检测,使得美国“缺失了一个月”,白白错失了遏制疫情的最佳时机。